忙于三次元的学生党
称呼请随意(*^_^*)

兼职御主和寻梦人
佛系审神者和制作人
第五人格随意演算中

主要吃乙女向和BG向
实习中,更新不定期,全靠脑洞和缘分

无剑的本丸生活(六)

 注意和设定看这里

-----------------------------------------

    “那么,狐之助,你是否应该和我解释点什么呢?”

    “这……那个……”狐之助支支吾吾不知如何开口。

    “换个方式问吧,你在隐瞒我什么?”无剑一只手拖托着脸蹲下身,摆出一副好奇的样子。如果不是灵力威压,狐之助会以为她真的只是在问问题。

    “这个……”他说不出口。

    “那我先说说我的看法吧。

    “刚来时,我感知到这里的灵力很稀薄,但从第二天开始却发现灵力浓度在一点点增加。”无剑见没有回答,于是自顾自地说了起来,“汇聚天地灵气,非一朝一夕能完成。可这本丸却在短短几天内做到如此飞跃,实在难以理解。

    “昨晚我溜进了档案室——对此我表示抱歉——发现文档中的记录从半年之前就没有更新过了。一般来说休假不会那么长时间,而且再长也会留下记录。既然是主人,纵使长期离职也该在离开前安排代理者,可惜的是我并没有找到记录。

    “我能想到的,是这个本丸应该是遭遇了什么变故,或者是主人遭遇了意外,总之就一直处于无主的状态。而又因为种种原因,这里并没有接替者。对于这座本丸而言,你们口中的审神者的作用应该是类似于核心,或者心脏。虽然不像核心或者心脏那样一被摘除就会当机,但现在估计在比苟延残喘好不到哪里吧。空气中的灵力会如此稀薄,恐怕也是失去灵力来源的结果。

    “而我恰好在这个时间点误闯进来了,所以你们就像抓住了救命稻草一样,不肯放我走对吧。”

    无剑停了一下,收起拖住下巴的手抱到胸前。

    “说到这里,狐之助,还有什么要补充或者纠正的吗?”她的表情依然没有变化,但狐之助分明听出了怒意,无形的威压也比之前更强了。

    真是太惊人了,除了一些细节,她的推测几乎都猜中了。狐之助深知自己的所作所为已经暴露,没有必要也不可能再隐瞒了。

    “我们的确,是在吸取你的灵力。”他艰难地开口了,“如果不是您的话,这座本丸这几天恐怕连维持运转都做不到。”

    “果然如此。”无剑并没有太多惊讶。

    “看来您,早就知道了。”

    “别太小看我了,狐之助。这几天可不是什么都没做哦。”无剑收起灵力威压,“虽然能多少理解你的这么做的原因,但是隐瞒甚至欺骗这种事实在令我不快。”

    狐之助一时没敢开口。

    “那么跟我好好解释下到底发生了什么吧。”

    “……是。”

----------------------------------------------------------------

     “原来如此。”无剑听完后若有所思,“突然得庆幸我不是普通人啊,不然灵力早就被吸干了。”

    不筱雾大人,拿普通人动手很不划算啊,再说普通人的灵力和您的真不是一个数量级啊。狐之助在内心吐槽,就是因为您灵力很强才敢冒险拿你当目标的。

    这段话他当然没敢说出来。

    “好了,你把事情说清楚了,我也就不继续追究了。”无剑的语气变回了起初相遇时的温和,“看来我一开始就是从这里进来的啊。”她站起身,抬头看着鸟居,“能想出主人迷路这种借口,狐之助也真是不容易啊。”

    狐之助犹豫了一下才解释着:“原本鸟居是为了方便移动才设置的,结界的作用只是把本丸以及周围坏境与现世隔开、防止外界入侵的保护屏障而已。”他补充了一句,“结界只有设置的审神者才能打开不假,但凭您的能力,应该不需要开门。”

    “也就是说,只要从这里……从这个鸟居出去,就可以回到现世了吧。”无剑伸出手摸了摸鸟居的红色柱子。

    “……是的。”狐之助的眼中噙着泪花,“您这是……要走了吗?”

    无剑什么都没说。她再次蹲下身,与狐之助的视线平齐。

    “您……我们……这个本丸……”狐之助不知该说什么挽留的话,不知如何开口。

     无剑盯着小狐狸的眼睛,突然笑了起来。“狐之助,审神者需要强大的灵力对吧。”

    “是的。”

    “要负责给整座本丸提供灵力对吧?”

    “对。”

    “还要处理一堆公务。”

    “嗯。”

    “只有审神者才有时间机器使用权是吧?”

    “嗯。”

    “但是要成为审神者光有灵力还不够?”

    “是的,还有考核啊什么的……”他低下了头。

    “申请表格我都填好了,接下来只要由你递交就可以了。”无剑从外套里拿出一只文件夹,递给狐之助,“考核的话我可以下周参加。”

    “什么?嗯?”狐之助一时没反应过来。

    “我记得文件上提到审神者主要由被狐之助招募,而你之前想方设法把我留下不就是说明我的满足条件了吗?”

    “诶?”狐之助难以置信地抬起头,眼中的泪花似乎消去了许多,“等、等下,难道说您愿意——”

    “你一开始不就是这个目的吗?”无剑没让他说完,“所以赶紧去帮我登记啦,这才是你的工作吧。”

    “真的十分感谢!”狐之助甩甩头抹去了泪珠,打开文件夹清点了一下文件,确认无误后再次向无剑低头表示敬意。

    “好啦,谢过就可以了,”无剑忍不住摸了摸狐之助的头,“其实如果你一开始跟我说,做审神者就可以使用时间机器的话,也不会拖那么久啦。就算不能私用,我也不会放过这种难得的机会。”

    “诶?真的吗?”狐之助突然觉得自己走了一个巨大的弯道,就像是跋山涉水去取货,结果好不容易达到目的地后,才意识到有提供送货服务的那种感觉。

    “抱歉,并不是。”无剑坏笑了一下,“不过经过这几天后我选择了入职,你的目的也确实达到了。那么以后遇到麻烦别再瞒着我了,直接说出来就行。”

    狐之助点点头,然后叼起文件跳入空间通道中。

    “那么接下来,”无剑坐到鸟居旁的石凳上等狐之助回来,“就要作为审神者和大家好好相处了呢。”

-------------------------------------------------------

    “……事情就是这样。从今天起,筱雾大人会作为这座本丸的审神者带领你们。”登记手续完毕后,狐之助把本丸里的所有刀剑叫到庭院,向他们解释了之前发生的事。

    “请多指教啦。”站在狐之助旁边的无剑似乎有点不好意思,不自觉地摆弄着双手,“像之前那样叫我筱雾就可以了,我更喜欢这个称呼。”

    “诶?诶诶诶诶诶——!”

    “真的吗?”

    “我们有主人了啊!”

    “以后要叫主殿了啊。”

    “居然原谅我们了啊”

    “不是亲眼所见,真想不到人类会有那么强的灵力。”刃群中突然传出一个声音。

    “人类也在突破自我呢。”另一个声音。

    “等等,狐之助,”无剑像是突然听到了奇怪内容一般问道,“你们刚刚是不是说,人类?”

    “诶,不是吗?”狐之助有点懵。

    “那个,你们恐怕是误会了什么。”无剑的表情有点复杂,“我并不是人类,而且也没规定审神者就必须是人类啊。”

    “啊?”狐之助突然有种天花板塌下来的感觉。

    “诶?居然真的不是人类吗?”

    “等等!难道您……也是付丧神吗?”

     虽然听着不可思议,但这样一想,少女所拥有的庞大灵力,对灵力的灵活使用,媲美甚至超越极短的侦察能力,远超普通审神者的实力,也都能解释清楚了。

    只是……拥有几乎完美人形的付丧神,还能骗过狐之助眼睛的,是第一次遇到。

    还真的是怪物级别的。

    “抱歉,您是我知道的第一位非人类的审神者。”狐之助好不容易从震惊中回过神来,“那么您是?”

    “我是器灵,”无剑竖起一只手指放在嘴边,“这点还请你们不要泄密。现在我只是刚入职的审神者而已。”虽然被当成人类对她并不是坏事,不过在这里还是说明情况比较好,这也是信任他们的表现吧。

    “嗯,好的。不过‘器灵’是什么?”狐之助此时的表情和心情都很微妙。

    “唔,这个嘛,你们可以看作类似于的付丧神存在啦。简单地说就像是灵力比较强可以单独行动的付丧神,但相比之下可能更接近妖怪一点吧。”无剑想了想笑道,“还有,我的真身也算是把剑,所以像平辈一样对待我就可以啦。”

    从剑诞生的器灵和刀剑付丧神,这组合还真是独特呢。她不禁想道。

    “那么重新自我介绍一次。器灵‘筱雾’,今后作为这座本丸的审神者请多指教啦。”

----------------------------------------------

小剧场:

递交并处理文件以及审神者登记手续用了不少时间,等狐之助回到了本丸已是下午。

无剑:(手上抱着一袋甜点)好慢啊,我都去现世转了一圈又回来了。

狐之助:对、对不起……因为没提前预约所以排队时间好长……

无剑:那也用不着那么长时间吧。那么不欢迎新人的话,我还不如撤回申请算了呢。

狐之助:(泪目)对不起,但是这真的不是我的错啊!

----------------------------------------------

P.S. 总算正式入职了!接下来可以看无剑大佬带领众刃装逼众刃飞了(并没有)

这几天活动好多啊,刀剑联队战和梦间集的冷雨探花,还有FGO要刷材料,好不容易把这章码好……

评论(2)
热度(45)

© 微风Mana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