忙于三次元的学生党
称呼请随意(*^_^*)

兼职御主和寻梦人
佛系审神者和制作人
第五人格随意演算中

主要吃乙女向和BG向
实习中,更新不定期,全靠脑洞和缘分

【圣诞节特别番外】惊喜圣诞夜

基本设定与本篇相同,看这里

此文为欢乐向,内含无剑的首次惊吓教学(并不

有部分乙女情节(?)于是打上了乙女向标签

放飞自我的产物

--------------------------------

    成为审神者之后,无剑第一次听说了圣诞节。听其他审神者说是要和家人朋友一起过的节日。大家要装扮圣诞树,还要把礼物放在树下互相赠送,临睡前要挂好长袜等传说中的圣诞老人送礼物。无剑听完圣诞老人的传说后顿时两眼放光,兴冲冲地和同行们聊要不要一起蹲点守着等他出现,结果被告知了一件遗憾的事。这位传说级的老爷爷似乎并不会拜访本丸或者五行剑境这类现世以外的地区,毕竟一晚上的工作量就够大了。

    虽然很遗憾,但无剑表示理解。

    “于是本丸里的圣诞老人就得由我们审神者代劳啦。”其中一人那么调侃道。

    “可惜今年没下雪,不然就是白色圣诞了。”另一人说道。

    看样子是另一种形式的新年,感觉意义上应该和华夏的春节差不多。无剑也很大方,早早地买好圣诞树和装饰品,给每位付丧神放假,让他们写下自己想要的东西和心愿,然后提前准备礼物。

    这天是圣诞节前一天,也就是平安夜。此时无剑正在清点礼物,准备趁付丧神们睡着后一一送出。

     这时,房间外传来了敲门声。

    “进来吧,鹤丸,”无剑通过灵力感知认出了敲门者,“现在找我,是关于圣诞节的事吗?”

    “是关于圣诞节的事哦。”白衣付丧神的眼中抑制不住的欣喜,“准确说是圣诞节的传统啦,今天可是要把惊吓一起送出呢。”

    “应该是惊喜不是惊吓吧,不过好像是有传统这种事来着……”无剑想不起是哪位同行提到的,每个家庭或者集体都有不同圣诞节传统的事。虽然主要习俗都是一样的,但各个群体的庆祝方式肯定是有差异的,各个本丸圣诞节的传统自然也会有所不同。

    “没错,该本丸的特殊传统就是在夜晚送出惊吓。”金色的双眼仿佛要迸发出光芒。

    夜晚、特殊传统、惊吓,这几个词串在一起,开启了无剑隐藏的小恶魔开关。

    “你确定?”无剑对上金色的瞳孔,仿佛是发现了新玩具,“今晚真的可以半夜出去制造惊吓吗?”

    得到肯定的回答后,无剑突然开启工作模式,立刻抓起笔和纸打起草稿,“既然如此,那就和我一起准备吧。”

-------------------------------

         很快,在鹤丸的提议和无剑的编写以及监修下,一份40多页的计划书出炉了。

    “主殿您每次制造惊吓都那么认真吗?”鹤丸国永翻看着编写成册的计划书,不由得发出感叹。

    无剑的计划虽然没有很复杂,就总体惊吓程度而言似乎也比不上鹤丸国永平时的整蛊,但是针对不同刃采取了不同的方案,详细列出了惊吓方式和注意事项,连同需要材料和处理方法也包括在内。而且所有材料都可以在万屋或者商业街买到。

    “那倒不是。”无剑的隐藏小恶魔开关完全开启,甚至可以看到她头上时不时闪现的恶魔角,“节日限定的肯定要好好准备,随便吓吓的话太没意思了。”她一边核对一边情不自禁地坏笑,“但是不能过度也不能太平淡,要恰到好处才能留下深刻印象。不过这次肯定要围绕圣诞这个主题嘛。”

    这可是常年留守剑冢整哥哥们的经验啊。

    在商业街转了一圈后,无剑集齐了所有材料。回本丸后她将各个材料进行分类和编号,以便完成准备工作。

    “这些卡片要做什么?”

    “这些是问候卡片,毕竟不能同时处于所有惊吓现场嘛。”无剑把写好的卡片贴到彩灯上,“同时要附上道歉的话。”

    “诶,还要考虑那么多?”这是鹤丸没想到的部分。

    “当然,把握好分寸,对方就不会太反感,未来才有更多机会嘛。”无剑拿起下一件物品,“水溶性颜料用的时候小心点,记得确认狮子王和鵺都睡着了。”

    “没问题。”

    “嗯嗯,接着是下一个。”

    “不过准备工作还真多啊。”

    “当然啦,毕竟你们都在列表中嘛。”

    “诶,那您是不是忘记我的了?”鹤丸又翻了一遍计划书,露出一副受伤的样子。

    “这个啊,抱歉,不过参与者和被惊吓者要是相同待遇不是就太偏心了嘛。”无剑有些无奈,“好啦好啦,这个圣诞红帮我加工一下。”

    “哦,这个要做什么?”

    “这个上面按上虎爪印就好。”

    “哦哦,也是。那这堆圣诞袜要怎么用?”

    “这个给秋田他们……”无剑从笔记本上划去完成的部分,“这种程度的话一期应该不会太生气。”

    “那这些薄荷调味料呢?”鹤丸好奇宝宝似的问题一个接一个。

    “计划书上都有写自己看啦。”虽然这么说,无剑还是认真解释起来,“薄荷当然是给狐之助啦。”

         ……………………

         ………………

         …………

         ……

    于是,两小时后,鹤丸觉得自己对惊吓有了新的认知。

    原来惊吓还要考虑对象和后果的吗?还要为下一次实施着想吗?自己以前的方法太单一了吗?原来有那么多套路和机关可以用诶!想不到居然有这些操作啊!

    只能说不愧是专业的啊。

    现在的他就差记笔记了。

    无剑正在收拾剩下的材料,该扔的扔,能用的留下。她注意到包装盒与节日符咒还剩下不少,加上剩下的材料似乎还能再准备几份礼物。略作思考后,她悄悄拿起符咒和胶带,动手制作起来。

    “这样,似乎很适合啊……”

--------------------------------------

    夜晚,本丸中。

    “嗯,准备完毕。”无剑通过灵力波动确认付丧神们都睡着后,把夜视仪交给共犯,“开始行动吧。”

    “那么,大显身手的时刻到了。”

    于是,当晚,除了正常的礼物以外,熟睡的刀剑男士们都额外收到了一份大礼。

    如果有醒着的话,就有可能遇上这些事:

    看到从卧室门口到圣诞红上印着白色的虎爪印;

    想吃茶点,结果咬了一口才发现全都被换成了圣诞仿真甜点;

    在圣诞袜子里发现一层又一层小袜子却没有任何礼物;

    遇到红白闪光的幽灵;

    找本体时发现本体被打包成了圣诞糖棍;

    在刚出门的时候差点被一排冰凌砸中;

    涂指甲油时发现红色系的变成了红绿相间色;

    白色披风被调包变成了圣诞老人装;

    看到鵺的毛发被染成棕色还被画上了驯鹿角;

    尝到了薄荷味的油豆腐;

    拆礼物时被礼物正面击中;

    发现房间里堆满了雪花和驯鹿毛;

    还有很多…………

         …………

         ……

    不过无论是谁,都会在收到惊吓后发现一张没有署名的贺卡,上面写着对惊喜的问候语和歉意以及善后方法,还有对圣诞的祝福。

-------------------------------------

    工作很快就结束了。

    “啊对了,这个给你。”无剑从口袋中掏出一个小巧的礼盒放到鹤丸国永手中,“算是没有为你准备惊吓的歉意吧。”

    “哦,那就是给我的礼物了?”

    他的手指才碰到盒盖,就听到“啵”地一声,盖子突然弹开,大量白色的絮状物喷涌而出,几乎把他埋进了起来。

    用灵力催动的雪花比真实的雪花少了几分冰凉的触感,却意外地停留在银色的发丝和脸上久久没有融化。

    是节日限定的雪花符咒,可通过注入灵力可以产出少量不易融化的雪花。无剑将剩下所有的符咒全塞进了礼盒中,这才产生了雪花喷泉的效果。

    “……这还真是被吓到了呢。”

    “其实本丸的圣诞传统不是惊吓吧。”无剑微笑,“你只是想为搞事找理由吧。”

    “啊,被发现了。”他抖掉身上的雪,摆摆双手表示歉意。

    “没关系,”无剑的眼中突然闪过一丝怀念的神色,“我已经很久没有这样玩了。”

    其实无剑早在为本丸的每把刀制定惊吓计划的时候就顺带翻了以前的消费记录,结果发现完全没有相关的消费,自然明白了所谓圣诞节的惊吓传统根本不存在。她之所以没制止,只因自己也乐在其中。

    “谢谢你,鹤丸,我玩得很开心。”她的脸上露出与平时有些不同温柔,“还有,圣诞快乐。”


-------------------------------------------

    天亮前,无剑早起悄悄溜出卧室,轻身跳到屋前的树上,向屋内望去。

    估计过不了多久就能听到惊叫声了吧。

    “还真有点期待他们的表情呢。”

    不过这仍然不是传闻中的白色圣诞啊。没能见到传说中骑着驯鹿雪橇的圣诞老人,没有下雪,还真是有点遗憾啊。

    算了,明年还有嘛。她这么安慰自己。

    突然,无剑触到一丝凉意,原来是一片雪花落到无剑的睫毛上,她抬起头,只见天空中飞舞着白色的精灵。

    “呵,还真的下雪了啊。”

    看来是收到属于自己的惊喜了呢。


评论(2)
热度(31)

© 微风Mana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