忙于三次元的学生党
称呼请随意(*^_^*)

兼职御主和寻梦人
佛系审神者和制作人
第五人格随意演算中

主要吃乙女向和BG向
实习中,更新不定期,全靠脑洞和缘分

【番外】清明时分

梦间集和刀剑乱舞的交叉同人

本篇设定看这里

此番外出场的只有无剑和狐之助

有参考梦间集新春剧情

剑阁石壁上写的话在梦间集主线开头提及,在春节剧情中的新场景里能看到

-------------------------------------------------------------

    “……你为什么要跟来?”无剑一边调整时空传送装置,一边扫了眼身后的黄色小狐狸。

    “您这是私用!”狐之助摆出正义感爆棚的模样,“我必须监督您!”

    “我只是回家看望故人而已,”确认坐标无误后,无剑转身靠在时空装置的架子上,盯着从她调整时就没有离开的小狐狸,“现在都把时间功能关了,只是借用空间传送功能,还有什么不放心的?”

    清明将至,无剑打算回剑冢祭拜剑魔,但申请到的休假只有三天。考虑到路程来回时间太紧,她打起了时空传送装置的主意。经过试验,她确认在关闭时间定位功能的情况下确实可以实现空间传送,用空间跳跃回家就可节省不少时间。

    “如果您不用传送装置的话。”

    “那你倒是帮我多申请几天假啊。”

    狐之助眨巴眨巴眼睛,似乎很无辜的样子。

    没办法,时空装置不能单独使用,就算是审神者也必须在有人监督的情况下才行。虽然合乎情理,但无剑总觉得有点不爽。

    “算了,偶尔有客人也不是坏事。”无剑轻叹一口气,“不过——”

    “不过什么?”

    “不过你得假装成一只普通的狐狸。”

-----------------------------------------------------------

    狐之助陷入了震惊和混乱的状态中。

    空间传送后的他还没来得及看清周围的景象,就毫无预警地被卷入了另一个漩涡中,等到视线恢复后,狐之助看到的是无数矗立的巨剑,被吓得一时半会儿没法接收外界信息,好不容易反应过来这里不是现世。

    这是哪里?这么多巨剑是怎么回事?自己为什么没有把定位仪带上?

    对了,为了装成一只普通的狐狸,审神者什么辅助工具都不允许他带,结果现在除了脖子上可用于通讯和联络的铃铛之外,他只是一只普通的管狐。

    问题是现在连通讯联网都做不到,提示音一直表示不在服务区。

    “这是……怎么回事?这到底是哪里?”等到狐之助好不容易找回自己的声音时,他近乎求助似的问道。

    “早就说了这里是剑冢啊。”

    “可是,您……”狐之助突然很委屈,却无处倾诉,“您不是说是去你家吗?”

    “这就是我家啊。” 无剑露出一丝狡黠的笑,“是你要来的。”

----------------------------------------------------------

    狐之助紧跟无剑身后,沿着一条隐秘的石路前行,些许潮湿的气息和空气中流动的灵力让他隐隐不安。

    远远地他看见一处刻着字的石壁,写着——

    “世间孤寂之至,莫过于天下无敌。少时之勇猛,中年之沉稳,耄耋之游刃,终难继矣!”

    石壁前还供奉着五株挑花。

    狐之助虽能看懂石壁上的几个字,却不能理解整句话的意思,显然是另一种语言。他刚想问无剑这是什么意思的时候,却看到她黯然的神情和颤抖的手,自觉地没有问,同时往后退了几步,似乎是想给她一点空间。

    看着刻在石壁上的字,再看到石壁前的桃花,无剑心中涌上一阵酸楚。她走上前摸了摸石壁上的字,深呼吸待心情平静后,露出一个小小的微笑。

    “我回来了,主人。”无剑微笑着放下青团和水馒头,“这是特产。”

    无剑的声音很轻,用着狐之助听不懂的语言,似乎是在诉说什么。

    “我去现世游历了,现在的世界和过去比真的发生了很多变化。目前在修行兼打工中,认识了很多付丧神和人类朋友,虽然远不如您那样强大,但他们通过一起生活与锻炼能够共同进步,和之前的修炼比有不同的感觉,说不定哪一天也会有新星诞生呢。”

    毕竟审神者这种工作还是要对外界保密的,无剑也不好直接说自己在做什么,不过将其解释为修行和打工倒是很合适。

    “对了,旁边这位就是忽悠我去打工的狐狸。嗯,他是管狐没错,不过没什么危害啦。被这种小妖怪下套是很不爽,但好在待遇还不错,而且意外地有意思,对我而言也是一种锻炼,也就不计较了。能这样认识那些新伙伴也是一种缘分吧。”

    此时被晾在一边的狐之助很后悔没带翻译机。虽然他现在不明白无剑在说什么,但他本能地感觉到是在说自己。

    “和我一起修行的伙伴大多都是刀剑中诞生的付丧神。说到付丧神,我一开始真的很惊讶,原来别的地域也用像我们器灵一样的存在,果然万物皆有灵。那些新伙伴们各种让我不省心,各种搞事,现在我多少能体会到您的不易了。其实他们都是善良的刃,都会为同伴着想,和他们相处很愉快,我也很喜欢他们。”

    不过喜欢好像也是分很多种的样子啊……

    “对了,他们和我们五剑一样,也有要守护的东西,我的修行兼打工内容就是负责协助。啊,说起来挺不好意思的,我现在其实是领队,还被称为‘主公’什么的,真是有压力啊。作为领队,无剑虽远不如您,但会不断努力的,未来一定可以提升领导力的吧。”

    虽然人已不在,但这种思念的心情却不会随着时间而冲淡。无剑希望能和剑魔分享自己的经历,希望剑魔知道自己安好。

    “这次我是悄悄地回来的,也就悄悄地走吧,要是被哥哥们发现估计又要被唠叨了。下次说不定会带回更有意思的消息呢。”

    无剑转身离开石壁,向在一旁等候的狐之助走去。

    “那个,您说的这位故人是……”狐之助低下了头。虽然他没听懂也没听清无剑之前说了什么,但看她的样子,心中也猜出了大概。

    “嗯,躺在那里的正是剑魔,是我和四位哥哥共同的主人。”

    “这样啊……”狐之助不禁好奇起来。无剑之前虽提及过剑魔,却从未说过他的过去,自己资料库上的内容也寥寥无几,“他……是个怎样的人呢?”

    “主人是个有点严格但很温柔的人,很多时候感觉我们之间不是主从,更像家人。”无剑坐在石凳上,抬头望着石壁上的文字,左手撑着下巴陷入回忆,“虽然练剑切磋的时候不容许我们出一丝差错,但大多数时间都是个和蔼的父亲。主人会帮我们找材料,带我们提升实力,还会和我一起玩。虽说以前的我经常搞事给他添了不少麻烦,但他都没有责备,而是非常耐心地教导我。”

    “您很喜欢他呢。”

    “是啊,早在获得人形之前,主人就把我们视为他的镜子,而显现之后更是将我们视为己出。如果不是他引导我化灵并修成人形,我现在不可能用这幅样貌和你对话。”

    “是个了不起的人啊。”

    “是啊,那么好的人居然——”无剑轻声感慨,随即话锋一转,“啊,话说主人生气的时候真的超级凶,有一次关了我两周紧闭,还罚我抄书。虽说是我的过错,但那堆书的厚度现在想想都可怕……”

    “诶?那些书有多厚?”狐之助小心翼翼地问道。

    “我看看……”无剑伸手对着狐之助比划着,“比你还高。”

    “太惨了吧!”

    “还好啦,不过我也借机了翻到了一些有意思的东西,也可以说没有太惨。”无剑站起身,声音中透露着苦涩,“好像说太多了,抱歉。”

    几百年前的事再怀念也只属于过去,重要的是现在。即使如此,她也会想象自己再次见到剑魔的场景,幻想二哥有朝一日能解开心结。这些愿望并不过分,在历史洪流面前显得微不足道,但处理不当却可能变成改变历史的契机。了解时间穿梭后的她现在的目标,除了历练,就是在不影响历史进程的情况下尽可能实现那些幻想。

    虽然这样多少有点不称职的感觉。

    “对了狐之助,我之前和你说过自己入职时为了用时间机器的对吧。”

    “嗯,”狐之助点点头,随即突然意识到了什么,“等等,难道您——”

    “别瞎想,我只很想他,仅此而已。无剑平静的脸上流露出几分苦涩。

    对于前主的离去,不管是付丧神,还是器灵,多少都会难过的吧。

    狐之助静静地听着,瞪大了眼睛。

    “可是……”他似乎还在纠结什么。

    “我现在要做的是守护好主人留下的事物,而不是执着于过去。”无剑安慰似的拍拍狐之助的脑袋,“守护历史也是方式之一吧。” 

------------------------------------------------------------------

    回到本丸后,狐之助正庆幸着可以趁假期没结束可以再休息休息,却发现无剑又在调整时空传送装置。

    “诶,您这是?”狐之助有点疑惑。

    “想在清明看望故人的自然不止我一个。”无剑微笑道,“接下来轮到刀剑男士们了。”

    狐之助觉得头开始大了。

    时空装置不是那么用的啊!我现在去申请假期延长还来得及嘛?

----------------------------------------------------------------

清明将至,同时也被之前梦间集和全职联动的剧情感染,于是写了有些伤感的番外。

为了肝学业和昼夜活动还有fgo,刀剑目前处于半A状态……

为什么这个三月会那么忙?【还有更忙的四月和五月在后面


评论
热度(18)

© 微风Mana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