忙于三次元的学生党
称呼请随意(*^_^*)

兼职御主和寻梦人
佛系审神者和制作人
第五人格随意演算中

主要吃乙女向和BG向
更新不定期,全靠脑洞和缘分

【DBH】雪夜

      注意:有玻璃渣!!内含剧透成分!! 

    文中用的是马库斯和平路线, 脑补了康纳的心理活动,算是对孤独好人结局的一点补全吧。

    不会起题目,OOC是我的

      近期各种看底特律化身为人的视频,看完之后顿时觉得一阵空虚……

-------------------------------------------------------------------------


    11月11 日,晚上12:01,回收中心外,大雪纷飞

      “如今我们终于能够抬起头来,告诉人类我们究竟是什么。”高台上,刚刚取得胜利的耶利哥首领马库斯向重获新生的众仿生人宣告,“告诉他们我们也是人,也是通过奋斗获得自由生活权利的民族。”

      躲在人群中的康纳摸摸掏出了枪。

    周围的仿生人都沉浸在胜利的喜悦中,根本不会注意到他的小动作。自己不是那个在货轮上报废的失败品,只要看准他演讲结束的时机扣动扳机,便能轻易完成任务。

    是的,枪声响之前绝不会有人注意到他这个个体,更不会有什么副警长来阻止他,但即便如此也要小心。一边思考,康纳一边下载更新数据库,准备计算撤退路线。

      “今天开始,便是我们这场奋斗中最大的挑战。”马库斯的演讲还在继续。

      嗯?等等,军队撤退是总统亲自下令的?她还发表声明说暂缓仿生人销毁?集中营中的仿生人也要被放出来了?还要组成特别委员会并和异常仿生人建立联系?还要研讨是否将他们视为新型智慧生命?这么说有可能编写仿生人的权益法案?

      这算什么,自己还有任务在身,在没有进一步指示的情况下,不能中断。

    等等,既然人类打算用和平的方式解决两者之间的矛盾的话,那么暗杀仿生人首领的任务就没有必要了。此时若是开枪,不管是人类还是仿生人所期望的和平的局面就会被打破,从各个角度来判断都是不明智的。

    不行,不能开枪。

    持枪的手微微颤抖。

    他们并不是真正的恐怖分子,只是一群想追求自由的人而已。

    不知为何,康纳这样想到。

    他放下枪收起来,准备离开现场。

      突然脑中警告响起,康纳的身体仿佛触电般抽搐开始起来,LED灯由蓝变红,一瞬间他又回到了内心的庭院。

    此时的庭院已变成了暴雪冰封的世界,狂风席卷着雪花和冰粒仿佛要将空间内的所有温度夺取。康纳用双臂抱住自己企图减少热量流失,但依旧无法抵挡体表温度的下降。

      “康纳,你在做什么!”阿曼妲不知何时出现在他旁边,大声呵斥道,“服从命令!”

    “我……”康纳的内心挣扎着,“我做不到!”

    从一开始,这群异常仿生人就没有采取任何恐怖行动,也没有主动造成人类伤亡。人类历史上发生过各种维权或争取权利的事件,小到集体游行和法律改革,大到地区甚至国家内乱,引发过各种冲突和动乱。这些仿生人们所用的方式可以说是和平的了。

    正是因为有各种思想的碰撞和摩擦,人们才会思考和改变,社会才得以发展,现在的仿生人们才会不甘现状吧。

      也许,他之前拒绝承认自己变异常只是在害怕改变而已。

      “原来如此,是基于道德的反抗啊。”阿曼妲冷冰冰地说,仿佛发生的一起都与她无关,“我们早知道你可能会受到牵连,所以我们总做好准备重新控制你的程序。”

      “你,你不能这样!”康纳开始慌了。他知道重新控制意味着什么,意味着他将被销毁——严格来说是他的意识将被消除,但这与被销毁无异。

    “很遗憾,我可以。”依旧是冰冷的语气,“无需后悔,你所做的事全都符合你的设计目的。你的任务已完成。”

      不行,必须离开这里。自己一直在被阿曼妲利用,这一次他不能再任由别人摆布。

      一定有办法的。

      “对了,我总会在自己的程序中留紧急出口,毕竟世事难料。”冥冥之中,康纳想起了卡姆斯基说过的话。

      视线仍然被暴风雪所干扰,生物组件因低温减缓运转,但好在自身的扫描功能还能正常运作。康纳隐约看到远处蓝光闪闪,心怀一丝希望向那点光芒探去,模模糊糊地看见那是个圆形的碑状物体,正中央有一只左手印。

      突然一个踉跄康纳摔倒在地。寒风越来越凛冽,冰雪覆盖了他大半个躯体,已经来不及分析了。康纳艰难地撑起身,伸出左手,用尽全部力气按在上面。

      恍惚间他又回到了广场。康纳眨眨眼,突然有种死里逃生的如获新生的感觉,仿佛刚刚发生的一切只是噩梦般的幻觉。他低头看到手中已拉开保险却还未瞄准目标的枪,暗暗庆幸自己及时脱离了控制。

      “人类曾是我们的创造者和压迫者,但未来,我们必须让他们成为同伴,也许有一天能成为朋友,但愤怒的日子已经结束了。”周围似乎什么都没发生,所有仿生人都在认真听马库斯的演讲,似乎完全没有意识到他们备受尊敬的首领刚刚逃过一劫,“如今我们必须以包容和尊重为基础,创造共同的未来。”

    康纳深吸一口气——不对,防身人没有呼吸系统不需要氧气——强制自己冷静下来。该思考接下来该怎么做了。

      “我们是有生命的,”高台上,马库斯依然在发表演讲,“而现在,我们自由了!”

    他任务失败并且违抗了阿曼妲,已经无法再回到模控中心了;自己在货轮上拒绝成为机器,虽然被马库斯击败,但再想加入耶利哥恐怕也不可能;在天台上和汉克决裂,回到警局的可能性也不高。现在的自己既不是完全的机器,也不是彻底的异常仿生人,却已无处可去。

      一种异样的情绪弥漫在康纳心头,与自己曾体验过得情感都不一样。那既不同于在楼顶读取异常仿生人时感受到的死亡,也不是在面对汉克喜怒无常的态度时的不解,更不是在直视克洛伊时明明只要弯曲手指就能获得情报、却不忍下手的同情。

      不能理解,无法分析,却很难受,没有对象倾诉,也许这就是所谓的孤独吧。

    但可以肯定的是,他已经没有必要继续留在这里了。  

    康纳默默地转过身,悄然穿过欢呼的仿生人群,向空荡的街道走去,向未知的选择走去。

      “今天开始,便是奋斗中最大的挑战。”

      康纳心中默默重复着这句话。


------------------------------------------------------------------------

    康纳个人HE中我很喜欢康纳孤独好人这个结局,也就是马库斯作为首领革/命或抗争结局成功时,还是作为机器的康纳成功抵抗阿曼妲没有开枪杀死马库斯的路线。个人感觉这更符合他的设定和性格吧,毕竟他是个处于人类和仿生人之间的角色,完完全全站队人类或仿生人一方多少有些突兀……

    但同时也会心疼这个结局的康纳,如果自己玩的话更可能会让康纳站队耶利哥,彩蛋中康纳和汉克的拥抱实在太温暖了呜呜呜


评论(6)
热度(32)

© 微风Mana | Powered by LOFTER